紅色故事 |女紅軍中的“特別行動小組”

微信圖片_20191015085916

資料圖片

長征路上的紅四方面軍隊伍里,曾經有一個“特別行動小組”,一共12人組成。這12個人中年齡最大的只有十三歲,最小的才十歲。她們都是川陜蘇區參加革命的小女孩。就是這支小女紅軍,在僅有十二歲的羅坤的帶領下,歷時三個月,行程2000多里,在沒有任何后勤供應,無糧無錢的情況下,全靠她們這群小女娃娃自己想辦法,終于完成任務到達了目的地。

羅坤(又名曲飛),四川蒼溪縣東河鎮人。八歲時,父親把她賣給劉姓人家當童養媳。1933年6月,她悄悄跑去找紅軍,參加了鄉蘇維埃的童子團,從此,踏上了革命的道路,這時她剛十歲。鄉蘇維埃的童子團是脫產的半武裝化的組織,成員都是八至十五歲的少年兒童,共三四百人。主要任務是站崗放哨。由于羅坤的悲慘遭遇和歷經磨難的緣故,她在兒童團里雖然年齡不算最大的,但顯得比別的孩子成熟。三、四個月之后,小羅坤便成了這支隊伍的頭兒——兒童團長。由于羅坤的工作認真,多次受到上級領導的表揚,1933年底,她作為兒童團的代表出席了蒼溪縣的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。會后,她被選派到巴中省蘇維埃干部學校學習。學習結束后,小羅坤被分配到川陜省蘇維埃革命法庭任女看守隊隊長。

1935年春天,羅坤跟隨紅軍渡過嘉陵江,紅軍連連打勝仗,一群“紅小鬼”們天天打著小紅旗,敲鑼打鼓,到處宣傳前方的勝利,宣傳打土豪分田地,宣傳群眾踴躍參加紅軍。

有一次,羅坤帶著十一個兒童團員到鄉下搞宣傳,去了半個多月才回來。等到她們返回原駐地時,誰知道部隊由于戰事的發展而開走了,地方政府機關也跟著部隊一起撤離,不知去向了。她們站在空空蕩蕩的駐地前,全都傻眼了,一時不知所措,有的急得跺腳,有的蹲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。此情此景,有人提出各回各的家算了,但馬上就遭到大家的反對。這個說:“想散伙,就是革命不堅定。”那個說:“如果哪個想回家,自己回,我們是不回家去了。”十二個小紅軍十二張嘴,嘰嘰喳喳,議論一陣也沒有議出個主意來。怎么辦?大伙兒急得焦頭爛額。最后還是年齡稍大一些十三歲的何蓮英拿出了主意:“我們沿著紅軍走的路,追趕大部隊去。”這一建議立即得到了全體小姑娘的擁護。于是,她們自己就把這支宣傳隊稱為“特別行動小組”。大家推選有主見的何連英為組長。隨后,她們打聽清楚紅軍的去向,尾隨著向西趕去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5085919

△部分參加長征的女紅軍1949年在北京的合影。資料圖片

此時正值四月,油菜花散發出淡淡的芳香。她們曉行夜宿,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渴了喝口山泉水,餓了沿途討點吃的。晚上,幾個人背靠背,坐著就睡了。屋檐下,禾場上,草堆里,都是她們的棲身之地。有一次,她們只顧著往前趕路,錯過了村莊。天漸漸黑了下來,她們又累又餓,實在走不動了。這時,不知道是誰突然叫了一聲:“前面有住家!”大伙不約而同地朝前望去,果然看見前面有一幢黑乎乎的大房子。走近一看,原來是座破舊的寺廟。廟里早就沒人住了,黑暗中的菩薩形象增添了陰森恐怖的氣氛,她們壯著膽子手拉著手走進寺廟,靠著墻根坐了一夜。

第二天,天剛蒙蒙亮,她們被餓醒了。這荒山野廟,到哪兒去弄吃的呢?忽然發現在神龕上供著幾個饃饃。羅坤跑過去,雙手抓起干裂的饃饃,高興地叫了起來。“特別行動小組”的戰士們一下子都圍了過去。她們把饃饃分開,一人拿一塊,就坐在地上吃起來,常言道“饑不擇食”,大家也顧不上饃饃的干硬,也顧不上口干舌燥,只顧往嘴里送。那時,農民也窮,哪有食物施舍給這么一大群孩子?現實處境,逼得她們不得不另尋良策。她們想出了“吃大戶”的法子。她們假裝愿意給那些有錢的大戶人家干活,只管吃飯,不拿工錢或者過繼給那家人當兒女,等到把飯吃飽了之后,再悄悄帶上些干糧,瞅個機會偷偷溜掉。就這樣,羅坤她們跋山涉水,途經劍閣、江油、中壩、北川、茂縣等地,歷時三個月,行程兩千多里,終于在草地邊緣地帶趕上了紅軍。當時那些大哥哥大姐姐們見到這十二個紅小鬼時,驚奇地睜大了眼睛,感到不可思議。

特別行動小組里的小羅坤,在一、四方面軍懋功會師后不久,給朱德的夫人康克清當了一段時間的警衛員。后來又在紅三十一軍宣傳隊當宣傳員。長征結束后進學校學習。在以后的戰爭歲月里,她當過護士,當過婦女委員長,搞過后勤??谷諔馉帟r期,先在華北戰場,后去東北戰場。全國解放后,到湖北省五金公司工作。

推薦視頻

關于本網 - 商務合作 - 廣告服務 - 聯系我們 - 意見反饋 - 版權聲明 - 法律顧問